khvdk熱門玄幻小說 鑑寶天師-第172章 裝瘋賣傻熱推-r3n4b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
啪!
“噗…”
一巴掌下去,血沫顺着王恩泽嘴角飞出,半拉脸颊,也微微鼓胀。
“王师傅!”
江凌云惊怒至极!
但话音刚落,身后佳人,忽然轻声娇哼。
“唔…”
阮思弦单手扶住额头,娇躯左右微晃。
重生之夫君太难追 白鬼
“思弦!”
唰!
江凌云立刻将她抱在怀里,内心惊疑不定。
“我,我的头…好晕…”
阮思弦吐气如兰,美眸半开半阖,瘫在江凌云怀里。
妖精的伙伴 张大锤子
不止是她。
此时此刻,江凌云也有些头晕,视线之中,阮思弦的面孔时而模糊,时而清晰。
他心神皆震!
这是…
曼陀罗!
别名洋金花,一旦被吸食,将肌体无力、丧失知觉,是麻沸散、蒙汗药的主要成分。
但也含有剧毒…
“嘿嘿!”
巷道尽头,谢龙冷笑不止。
“姓江的,你自诩医术高明,我倒是想看看…”
“你怎么给自己解毒!”
江凌云心里一沉!
曼陀花全株有毒,无论根、茎乃至果实,毒性之大,十分钟内,就能毒死一头牛。
“唔…”
在他怀里,阮思弦娇声低吟,眼神迷离。
不过片刻,已然昏死过去。
江凌云的额头,也沁出层层汗珠,贴着脸颊,滑落在地。
洪荒歷 zhttty
“不用担心。”
目睹这一幕的谢龙,终于彻底放心下来。
“曼陀罗的毒,可不止是昏过去那么简单。”
“再过一阵…”
“你们就会进入一个奇妙的世界,在快乐、痛苦和疯狂中死掉!”
他好整以暇的整理着衣衫。
一双小眼里,尽是嘲弄。
这群傻狗!
真以为他堂堂谢家二少,会被江凌云这只蚂蚁逼疯?
他只不过…
是在装疯卖傻!
最近的事,谢龙当然清楚。
竊明 大爆炸(灰熊貓)
而且事到如今,以江凌云的行事,肯定会跑来二院,为他治病、逼他道出真相。
所以。
他们事先花费5000万,买通“四大天王”中的虎目天王,在这里布下陷阱,坐等江凌云上门!
四大天王…
是安市最顶级的地下势力,要对付江凌云,绝对不是问题。
更何况。
虎目天王的手下黑狗,早就跟江凌云有仇。
双方一拍即合!
谢龙遥遥俯瞰着江凌云。
这只蚂蚁…
几次三番,让他丢尽颜面,只有让江凌云死,才能解心头之恨!
“二哥,这些人呢?”
谢玉上前问。
“他们?”
谢龙瞥了眼王恩泽等人。
随意摆摆手。
“一起做了!”
“是!”
身后,众多混混齐齐应声。
王恩泽等人,立刻面无血色!
“大,大哥…”
“我只是普通员工,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放过我吧!”
阿宁脸色惨白,直打哆嗦。
“你放屁!”
王恩泽面朝阿宁,眼里闪烁怒火。
开口之际,血沫飞扬,喷溅在阿宁几人脸上。
“咱们跟着江兄弟,一没犯法、二没坑人…”
“挣的是良心钱,干的事正大光明!”
“你们这帮孬种!”
“跟这些混蛋求饶,还是不是男人?!”
阿宁、阿兵六人面容僵硬,心中震撼,无以复加。
“王师傅说的没错,”黄柏帆呼吸沉重,眼里尽是不甘,“谁都不想死,但跟畜生求饶…”
“我做不到!”
一想到全家老小,黄柏帆悲上心头。
老婆、妈…
对不住了!
“等等。”
江凌云忽然冷喝。
“谢龙,你要我的命可以,但他们没害过你。”
“你把他们放了!”
“放了?”
谢龙远远望着江凌云,脸上嘲弄之色更甚。
“江凌云…”
“你连自己都保不住,还跟我讨价还价?”
众人的心凉了半截。
“哼!”
王恩泽怒极反笑!
“江兄弟,你让我加小心,我还是连累你了…”
“老哥对不住你…”
“如果有下辈子,咱们再当兄弟!”
可刚说完。
啪!
谢龙又是一个耳光!
“傻叉。”
“想死?”
“什么时候死,怎么死,我说了算!”
很快。
目光再次调转,落在江凌云怀里。
嘿嘿…
谢龙狠狠瞄着阮思弦细白的脖颈,一对小眼似能透视,不断下移。
“小sao蹄子!”
“居然被你给玩了,本来我还当个宝贝…”
说到这里。
他脸上的笑意,逐渐冷却。
“现在,就是个破烂!”
在谢龙心中,阮思弦占据着独特的位置,如雪山盛开的白莲,不容任何人亵渎。
一想到这世上最完美的花朵,竟然夜夜被江凌云采撷…
眼里的阮思弦,就好像在臭水沟洗了个澡,那种神圣与不可侵犯,彻底消失于无形。
就是白给他,他也不要!
“不过,玩玩也还是可以的。”
谢龙眼里含笑。
回过头,望着黑压压的混混。
口中调侃着。
“待会等他们毒发,那小妞肯定兴奋的不行。”
“到时候…”
“大伙好好玩玩!”
混混们眼里放光!
每个人都狠狠吞咽着口水。
这样的美人…
“多谢龙哥!”
“会不会直接干死了,老子可没那么重口味…”
“没事儿,顶多是她自己爽死。”
三国之江山霸业
“哈哈!”
种种粗鄙之语响彻,此起彼伏,不堪入耳。
“混账!”
江凌云厉声咆哮!
怒火席卷全身,血液似在燃烧!
他身形如电,瞬息上前,狠狠给了谢龙一记耳光!
啪!
谢龙被打的仰头栽倒,其他人的笑声,戛然而止!
“你…”
谢玉正要开口。
一股可怕的气息立刻袭来,他心胆皆颤,当场震住!
啪!
江凌云又是一个耳光!
谢玉仰着脖子,几颗碎牙划着弧线,掉落在地。
“龙哥,玉哥!”
其他人早看傻了,唯独刘波反应过来,上前搀扶着两人。
他心里也在打鼓!
怎么回事?
明明用了曼陀罗,普通人吸入一点,就会立刻昏迷。
江凌云…
古劍屠巫
为什么没事?!
“江,江凌云…”
谢龙挣扎着起身,被打中的脸颊印着清晰的红印,因为过于愤怒,挤压在一处。
江凌云怒视三人。
反手又是一记耳光!
“噗!”
谢龙的脑袋随之扭动,牙齿掺着血,一齐飞了出去。
“恶事做尽,丧尽天良…”
江凌云的牙齿,咬的咔咔作响。
手掌也再次扬起。
“你们该死!”
谢龙猛的一个激灵!
躲到刘波身后,惊慌的伸手点指。
“你,你别过来…”
江凌云不为所动。
冰冷的眸光,让刘波双腿发软,呼吸凝滞!
这…
根本就是一只愤怒的修罗,他怎么敢招惹?
可此时。
“江,江凌云,你给我老实点!”
谢玉色厉内荏,嘶声大吼。
江凌云微微侧过头。
心神皆震!
不知何时,谢玉竟跑到黄柏帆身后,正用刀子抵住黄柏帆的喉咙。
“你,你敢乱来,他就没命了!”
谢玉恐惧到了极点!
现在…
只能赌一把。
果然!
江凌云眯着眼睛,凝视谢玉的眸子里,浓烈杀意毫不掩饰,拳头攥的咔咔直响,却没有动手。
谢玉刚松了口气。
江凌云的嘴角,却忽然扬起一抹冷酷的笑。
“你要杀他?”
“那…”
“你可要想清楚,如果他死了,你还能用谁威胁我!”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