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jbf人氣都市小说 餘燼之銃 ptt-第十八章 噩夢相伴-i62qg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气氛突然沉默了下来,洛伦佐皱紧了眉头,坐在另一边的伊芙能清晰地感受到了洛伦佐的变化。
“发生什么事了吗?洛伦佐。”
伊芙小声地问道。
“没……没什么。”
洛伦佐收起了纸张,把它重新塞回了信封里。
“里面写了什么?”
伊芙又问道,她总觉得洛伦佐在瞒着自己什么。
“是账单,一个特别急的账单,关于建筑维护之类的,大概就是我再不付钱,他们就要起诉我了。”
洛伦佐随口便开始忽悠伊芙了,这种事他很擅长,而且经常成功。
壹生壹世笑皇途
“建筑维护?”
伊芙看了看自己的周边,这个乱糟糟的温彻斯特事务所,很显然她把这里当做了洛伦佐口中的建筑。
“你在骗我?”
就在洛伦佐以为自己要成功地骗到伊芙时,伊芙突然反手说道,她敏锐地看着洛伦佐,好像所有的秘密都瞒不过她。
场面一时间尴尬了下来。
“你之前还说我成长了,不再是之前那个面对妖魔瑟瑟发抖的孩子了,然后还用这种可笑的话来骗我?”
伊芙一脸无奈的样子,然后低声说道。
“要有长进啊,洛伦佐。”
她大力地拍着洛伦佐的肩膀,洛伦佐则一脸嫌恶地回应她,他被伊芙这无比做作的、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恶心到了。
默不作声,洛伦佐的心情有些复杂,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我先走了,我要去值班了。”
王爺的警花妃 瀟逸涵
伊芙说着便要离开了。
“就这么走了?我以为你会追问我,直到问个明白。”
洛伦佐有些不相信伊芙居然就这么走了,按照他对伊芙的印象,这个家伙一旦麻烦起来,简直让人抓狂。
“我知道那个条例,知识是被诅咒的。如果你不打算告诉我,想必那也是被诅咒的知识吧,你也说了,爬得更高,才能知道的更多。”
伊芙学的很快,她听从了洛伦佐的话,说着推开了门。
“拜拜,洛伦佐。”
门哐当一声闭合,室内再次昏暗了起来,洛伦佐看着闭合的大门,空气里还残留着伊芙的味道。
这算得上是一次新奇的体验,一位路过的朋友带着捉弄的恶意踹开了你家的门,和你侃天侃地后,潇洒离去……
说实话,这是洛伦佐以前不曾想过的生活,他甚至从未幻想过,可现在他几乎拥有了以前不曾拥有的一切,这美好的感觉几乎令他沉沦,也是因为这一切太美好了,洛伦佐见到了光,更加无法忍受光的离去。
不知为何洛伦佐想起了那个叫做胡奥的家伙,他最后阻止自己时,大概也是带着这样的心情,劳伦斯就是他的光,他的希望,为了这一切他甘愿付出所有。
刺耳的气流声响起,蒸汽再一次地从街道之下涌起,令清晨的旧敦灵再次雾蒙蒙了起来,它模糊了窗户,但窗外有更多的光照了进来,扫清黑暗,映亮了这脏乱的房间。
旧敦灵在逐渐苏醒过来,新的一天到来了。
洛伦佐放松了的神经再次紧绷了起来,他拿出信封,把纸张从其中取了出来,摊开、放平在眼前的桌面上。
气氛压抑,仿佛空气都凝固成了铅石,压迫在胸口,让人喘不过气来,洛伦佐似乎有些无法相信,他再次阅读起了纸张上的内容,这一次他沉默了很久,最后缓缓起身,把纸张撕得粉碎,丢进烟灰缸里,炽白的焰火闪过,将它们烧成了灰烬。
不知是幻觉还是什么,在烟灰缸里燃烧的瞬间,焰火烧灼着纸张的边缘,它发出了类似人类一样的惨叫声,不过声音很轻微,如果洛伦佐不注意,他甚至都察觉不到。
看向哀鸣声中,焰火已经熄灭了,堆积的黑色灰烬里,洛伦佐发现它的中央开始缓缓塌陷,变成了一个漆黑的洞。
布满血丝的眼眸从那洞里睁开,眼球迅速地转动着,找寻着目标,最后和洛伦佐对视在了一起。
眼球破碎了,它凹陷了下去,随后有源源不断的黑水从其中涌出,它迅速地喷发着,转眼间便吞食了地面。
洛伦佐当即伸出手试着拿取插在墙上用来挂衣服的钉剑,却发现自己根本无法动弹,身体僵在了原地,不听使唤。
狂乱的声响在一瞬间涌入自己的耳中,只见窗外已经变成了漆黑的一片,下一刻数不清的洁白手掌敲击着门窗。
“什么东西!”
洛伦佐几分疑惑地看向那里,鬼怪什么的他倒不害怕,因为他杀过比这些更恐怖的东西,按理说反倒是它们应该怕自己才对。
惨白失血的脸庞出现在了洛伦佐眼中,眼瞳扩散无神,似乎灵魂早已被抽干,她用头用力地撞击着窗户,砸碎了玻璃,额头上也多出了惨烈的伤口,鲜血流过鼻梁,她早已死去,费力地往着屋内爬去。
“伊芙……”
洛伦佐认出了那张脸,是刚刚离开不久的伊芙,而在她身边更多熟悉但又死去的脸庞出现了。
内心有些寒冷。
海潮声响起,声音越来越响,从四面八法而来,洛伦佐记得自己住的地方离泰晤士河至少隔了几个街道,发大水怎么可能会淹到这里,但下一刻漆黑的黑水破开了房门与窗户,它卷起死去的浮尸,洛伦佐连反抗都来不及,便被其吞没。
这是熟悉的感觉……洛伦佐想起来了,就是今天的噩梦,沉沦在这无际的海洋里……
原来溺死之人是自己吗?
黑暗的尽头,有光升起。
洛伦佐呆呆地站在原地,他还保持着点火时的动作,钉剑还老老实实地插在一边,剑柄的部位挂着他的大衣,他的身体有些僵硬,然后缓缓地坐了下去。
一切变回了平常的样子,似乎刚刚的一切只是幻觉而已,可洛伦佐觉得有些不对,这幻觉是如此地真实,真实到他现在感觉无比寒冷,整个就像刚从严冬里爬了出来一样。
“怎么回事?”
洛伦佐喃喃自语着,他没有感受到侵蚀的波动,也没有和谁对视,印象里能操控的幻觉的家伙已经被他杀了。
怀揣着些许的恐惧,他的目光再次移到了烟灰缸上,尘埃里还带着些许的余烬,它顽强地发出微弱的光。
“被诅咒的知识……吗?”
洛伦佐看着纸团燃烧后留下的灰烬,他暂且将刚刚诡异的幻觉归于知识间的模因污染了,毕竟这个世界上还有着太多他尚不清楚的秘密了。
“华生……你究竟都做了什么呢?”
洛伦佐叼起了一根烟,目光有些迷茫地看着窗外,没有黑水与死尸,只是一片平静的模样。
他觉得头有些疼,刚刚的幻觉换做普通人恐怕已经吓昏了过去,但洛伦佐已经习以为常了,甚至说他觉得刚刚不应该是幻觉才对,以纸张上的情报,怎么也应该是几个缄默者空降才对。
好吧,玩笑就开到这里了,这种苦中作乐的心态很重要,但不能成为全部。
洛伦佐目光沉重,随后闭目思索。
纸张上的信息堪称炸弹一般,在洛伦佐的脑海里炸裂开来,华生在传达这个消息时似乎是很紧迫,字句明显是被她事先精简过的了,好以快速地从电报发出。
华生传达的情报有很多,但一些细节的部分模糊不清,但从她诉说的状态来看,也可以理解。
永生无罪 大秦骑兵
华生正在被缄默者追杀,一个具有独立意识、无比强大的缄默者追杀。
“会被杀死,避免正面接触。”
問君之比擬天下 笑看亙古
这是华生给的评价,这评价让洛伦佐很担心她的处境,也备感压力。
在洛伦佐的认知里,像他与华生这种经过【升华】的存在已经算是顶尖的战力了,在一对一的情况下,几乎没有人是他们的对手,哪怕面对军队,在权能·加百列的加持下,依旧是有着一定的胜算。
可华生否决了一切,她警告着洛伦佐,敌人是可以在【间隙】中移动的,一旦使用权能·加百列,便有极大的可能被其发现。
所以这么来看,在街头的小巷里,华生那时想必是来找自己的,但却遭遇到了敌人,她只能匆匆留下警告,在安全后发来更多的信息。
宠妻无度之王的傲妻
洛伦佐很清楚是这发生了什么,也为他对于牧羊人理论的了解更深了一步,缄默者并非都是那样笨拙的机器,当足够深入【围栏】之外时,便会有更强大的存在出现,修正这所有的错误。
如此可以轻易地反推出来,华生了解到了足以引动这些的知识,才导致了如今的局面。
重生之占你为己有
那么华生了解到了什么呢?
这一点她没有在纸张里说明,只是模糊地提及了一些线索。
“静滞圣殿、升华之井,那里似乎是一切的开始。”
洛伦佐低声念叨着,这是华生在纸张里提及的,就像谜语一样,但洛伦佐明白华生的意思,再想起刚刚他和伊芙说的那些,洛伦佐此刻不禁觉得有些讽刺。
知识是被诅咒的,不同的阶层的人了解到的秘密也是不同的,也因此同一个故事在不同人的眼中也被扭曲成了不同的模样。
一重又一重的谎言覆盖这世界之上,正如洛伦佐无法向伊芙告知一切的真相一样,华生也无法向洛伦佐告知更详细的内容,因为洛伦佐一旦知晓了这些,洛伦佐势必会引起缄默者们的注意,从而面对华生所遇到的那个强大的敌人。
咒焚天地 玄石
华生自己无法对抗那个敌人,她觉得自己也是如此。
不过……也有着些许的希望,而这便是纸张上所携带的最后情报了。
“圣银可以阻断【间隙】入侵,保护我们避免被缄默者发现。”
洛伦佐怎么也没想到圣银会有这样的用处,看起来自己需要为自己打造一个圣银头盔了,可随后洛伦佐便失落了起来。
他已经没有圣银了,这种珍贵的资源早就在先前接连不断的战斗中被消耗殆尽了,而且直到现在洛伦佐也不清楚这东西的构造,只知道福音教会拥有着这种资源。
洛伦佐先前也询问过梅林,在提供了部分样品后,梅林也只是得出了这可能是一种炼金产物的结论,至于怎么生产圣银,没有人清楚。
“静滞圣殿……看起来有机会还是要回去一趟啊……”
想到这里,洛伦佐仅剩的目标只有静滞圣殿了,曾经猎魔教团的根据地,从华生的情报来看,这里也是一切的根源。
她用了根源这一词,想必这里确实有着足够令人追求的秘密……想想也是,在圣临之夜前,猎魔教团可能是最接近这世界真相的群体了,在那片诡异的土地下,埋葬着什么洛伦佐都不会感到意外。
就像《福音书》中说的那样,黑暗从神的影子里滋生,那么作为圣纳洛大教堂的倒影,静滞圣殿作为黑暗的源头可再合适不过了。
不过现在的情况还没那么糟。
洛伦佐在心里安慰着自己,华生得到了新的情报,并且现在也安全了下来,她也在电报里说了,她会再联系自己的。
现在他们朝着谜团的根源又进一步,同样的,也有更深邃的黑暗笼罩住了洛伦佐。
“还好,还好,还不算太糟。”
穆然
洛伦佐自言自语着,然后起身穿上风衣,带好武器,推开房门。
明天他便要去面见维多利亚女王了,但在面见之前洛伦佐还有些事要做,比如处理一些遗留事件。
“我来接你了,洛伦佐。”
马车缓缓在门前停下,蓝翡翠推开车门,对着洛伦佐说道。
“哦,怎么是你,感觉好久不见了啊!”
洛伦佐尽可能让自己高兴些,忘记刚刚糟糕的幻觉与梦魇。
“现在人手不足……好吧,我们好像一直都是人手不足,伯劳还在医院休息,他没有受多少伤,但需要进行精神检测,红隼的伤还没好,只能做些值班的活,最后就轮到我了。”
蓝翡翠解释道。
“从事高风险职业是这样的。”
洛伦佐坐进车内,慢悠悠地说道。
“看起来大家都挺不容易的……他情况如何?”
“还不错,除了还有些精神分裂的迹象外,一切正常。”
我的大饥荒 迷惑你的鼻子
洛伦佐点点头,叹息道。
“好吧,听起来还不错。”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