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在港綜成爲傳說-第二百九十一章 我失憶了讀書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红色念力运转,廖文杰气息骤然转变,叛出正义小伙伴的团队,忍辱偷生卧底至反派阵营。
最先察觉到变化的是土宫雅乐,转身回头,视线之中,廖文杰冲刺的速度陡然加快,原地留下一道红色残影。
想起视频中一刀秒杀四头B级恶灵的画面,他顿时惊疑不定起来,录像和现实完全是两种感受,视频里的廖文杰可没表现出肆意张扬的邪气。
稍微一想,这个问题便被他抛至脑后,力量不分好坏,这种情况在霓虹比比皆是。
好比灵兽白叡,好比他手背上嵌着的杀生石,只要将力量使用在正途,些许瑕疵无足轻重。
让土宫雅乐忧虑的是,廖文杰斩杀四头B级恶灵的时候,使用的武器是刀,赤手空拳对上白叡能行吗?
嘭!
廖文杰脚尖踏地,原地留下凹陷大坑,身躯一跃而起,速度带动力量,卷动周身气流簌簌颤抖。
实质化的冲击迎面袭来,白叡触及廖文杰面具下的血红双目,下意识升起驱之不散的惧意。
可一想到杀生石就在廖文杰身上,进食欲望压倒惧意,它怒声咆哮以壮声势,张开血盆大口,加快速度直冲而去。
白色长龙碾压地表冲撞,震动竹林轰鸣不止,声势一时无两。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接触的前一秒,廖文杰再次提速,左脚脚尖点地,践踏凹陷大坑。右腿屈膝而起,压迫空气爆鸣,一发升龙脚,重重踢在白叡的下巴上。
简化版的天残脚,亦可视为血色念力驱动的天残脚。
因为天残留下的真气越用越少,最近这段时间,廖文杰一直在研究天残脚运功时的真气流动路线,勉强琢磨出一些门道。
又因红色念力曾同化过天残的真气,他虽无法使出正版的天残脚,删删减减之后倒也踢得出来。
再配以从严真处得到的念力爆发心法,攻击力比不上御剑术和如来神掌,比其他入室级的拳脚功夫强出一大截。
砰一声巨响,白叡张开的血盆大口瞬间合拢,头颅承受不住巨力压迫,高高扬起,带动整个身躯冲上夜空。
另一边,土宫雅乐捂着下巴跌坐在地,鼻子一酸,泪水止不住地往下流。
重生之凰朝嫡后 恋妖.
封印有紧急措施不假,可驾驭白叡的前提条件,是将自身灵魂和其同化,一旦两者分离,比如白叡逃脱封印,或是传承至下一代继承人,都会因反噬,导致灵魂撕裂成碎片。
堪比诅咒一样的封印,纵使有管理员后门,也不可能一点代价都没有。
土宫雅乐盘膝而坐,心无旁骛结内狮子印,只求战斗快点结束,不然他千疮百孔的身板真有可能撑不过今晚。
嘭!
一脚踢中不知道算脖子,还是算身体的躯干上,廖文杰纵身一跳,抓住锁链攀爬而上。
突然,白叡实体化的巨大身躯淡化消失,下一秒,血盆大口在他背后张开,猛地咬合下去。
咔嚓!
獠牙崩碎,吃了个寂寞。
白叡正欲故技重施,眼前红光暴涨,淡化消失的瞬间,左侧头颅狠狠挨了一脚。
节奏被打断,它巨大的身躯横移摔出,压倒大片青葱翠竹。
“吼吼吼!!”
巨兽仰天咆哮不止,或许是无能狂怒,又或许是不堪受辱,正在撂狠话,考虑到它是个犬神,当场喊人,向族群发出救援信号也不无可能。
还真给它喊来了帮手。
土宫雅乐背后,封印法阵亮起,又是一颗白色狼首窜出,长龙般的身躯游走盘踞,一左一右呈合围之势,将廖文杰堵在了中间。
廖文杰:“……”
这么长的脖子,他跑快点,能打出死结吗?
可以的话,中国结是不是也能尝试一下?
就在廖文杰跃跃欲试的时候,土宫雅乐一口热血喷出,封印岌岌可危,借助杀生石的力量也没法压制暴走的白叡,封印距离彻底失效只差一步。
龙狂都市
“吼吼吼!x2”
白色躯干爪牙从土宫雅乐背后窜出,白叡的长龙脖颈飞快缩短,取而代之的,是一只双头双尾的银白色巨狼。
巨狼四肢着地,身高超过八米,白色皮毛钢针般炸裂,身躯环绕肉眼可见的浓郁妖气。
两颗头颅上,总计十只红色眼睛,俱都死死锁定在廖文杰身上。
“封…印失效……”
土宫雅乐张口吐血,想让廖文杰赶紧离开,因精神体力耗尽,瘫倒躺在地上,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此时,他和白叡唯一的联系,只有自身随时都会破碎的灵魂,象征物是锁链,虽然还缠绕在白叡身上,但随时都有可能断裂。
“咕嘟!”
望着威风凛凛的白色巨狼,廖文杰双目放光,狠狠咽了口唾沫,除了不黑,双头狼简直就是二黑遗志最完美的继承者。
三黑:“……”
得到这头巨狼很简单,放点水,熬死油尽灯枯的土宫雅乐,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便可将其驯服成忠心耿耿的看门犬。
不存在失败!
万物有灵,廖文杰深信白叡是个懂物理的狗,真要是不懂,只能说明他下手轻了,极大力度即可。
但很快,跃跃欲试的想法便被他抛之脑后,他抬手敲了敲脸上的面具,脚下生风朝白叡冲了过去。
今天心情好,找到了一个可供他加入剧情的驱魔师NPC,这条狗就不捡了。
想想还有点亏,廖文杰又在心里补上一个理由,土宫雅乐有个漂亮女儿。趁现在还小,提前投资一下,赚个救父之恩,等五年之后大恩大德还不起,把人拿走抵债。
一条狗,换个漂亮妹子,这样就不亏了。
“吼吼吼!!”
血盆大口凌空咬下,廖文杰五指张开,红色化作鬼手抓住巨狼的耳朵,借力荡起,飘至巨狼头顶上空
两颗硕大狼头昂起,十只眼睛紧紧跟随廖文杰的移动轨迹,其中一个血盆大口张开,纵身一跃朝其咬去。
廖文杰人在半空,身躯倒悬坠下,右手五指张开,对着下方拍下一掌。
嗡嗡嗡————
空气震荡,白叡跃至半空的身形缓缓停滞,如同陷入沼泽流沙,静止定格,无法动弹一下。
轰!!
慢镜头下,轻描淡写的一掌落下,对白叡而言,不亚于山岳横移而来,身躯不堪重负坠落地面,连一声哀鸣都是奢望。
镜头加速是另一种画面,随着一掌拍下,空气爆炸嗡鸣,一团白色气浪膨胀扩张,荡开圆面冲击波,涤荡四面八方。
白叡首当其冲,巨大身躯直坠地面,轰一声凹陷在深坑之内。
大坑之中,白叡哀鸣不止,四肢刨地,颤巍巍欲要爬起。
廖文杰身躯下坠,见凹陷的巴掌印过于显眼,砰砰砰又补上了几巴掌,连带坑内的白叡跟着一同欲仙欲死。
哗啦啦!!
拖拽的锁链声响起,白叡放弃近在眼前的自由,身躯缓缓淡化,随着锁链重归土宫雅乐体内。
外面的世界太危险,它决定回家静一静,或许土宫家的伙食一般般,常年处于吃不饱的饥饿状态,但总比被人活活打死好的多得多。
廖文杰脚尖落地,一跃跳出大坑,取下面具朝土宫雅乐走去。
“发生……为什么白叡会……”
土宫雅乐的情况不是很乐观,享受了几分钟灵魂撕裂的快感,全身被汗水浸湿,脸色苍白好似白纸。
“它想家了。”
廖文杰将软趴趴的土宫雅乐抗在肩上,闭目连接乌鸦的视线,除了临近的城市,没能在附近找到人类的居所。
“看你一把年纪,就不让你弃尸荒野了,你家在什么方向,我送你回去。”廖文杰抬手按在土宫雅乐脑门,以春风化雨的道术,加快其自愈速度。
土宫雅乐脸色稍稍好转,满腹疑虑,最终疲惫道:“我口袋里……有家庭住……住址。”
“不会吧,居然是便利贴而不是名片,你家里人想得可真周到。”廖文杰摸出小纸条,看清上面的地址,忍不住吐槽一声。
这是有多怕土宫雅乐走丢,才会在他口袋里塞一张纸条?
他扛着土宫雅乐,朝临近的市区移动,身影在山林中渐行渐远。
……
离开山林,天色逐渐明朗,土宫雅乐伤势好转,见白叡一动不动就跟死了一样,耐不住心头火热,再次开口道:“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年轻人,关于我女儿的事,你打不打算再考虑一下?”
“不考虑,你或许是个卖女求荣的禽兽,但我还是有节操的。”廖文杰撇撇嘴,对土宫雅乐推销女儿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
土宫雅乐好不尴尬,笑呵呵道:“可以先订婚,你不是想要白叡吗,等我死了以后,只要你娶了我的女儿,土宫家的一切都是你的,包括白叡在内。”
“有付出就有回报,反之亦然,我不想承担责任,你找其他人吧!”
“那好吧,这件事以后再说……年轻人,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黑崎一护。”
“黑崎,很少见的姓氏。”
土宫雅乐心头思索,哪家强者姓黑崎,霓虹地盘不大,没准还能攀上亲戚关系。
“不知道,随便取的名字,以前叫什么忘了。”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我失忆了。”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