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能看到準確率 起點-956章 迴歸


我能看到準確率
小說推薦我能看到準確率我能看到准确率
关于帝族的描述,只有寥寥几个字。但从这几个字里,也看得出以前的精灵族祖先对他们很是崇拜。
‘这就没办法了,精灵族来这里的时间太久了,一代传一代,关于上古的记忆,已经没有谁能拥有了。光靠这些古碑记录,也看不出什么。’
‘对了,这精灵族的记录里有提到【羽族】、【麝人族】、【蛇人族】是晚了他们3000年来的,或许,在这三个种族里,有更完整的记录。’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想再找到蛇人族,估计可能性不大了。
因为就陈靖目前所知道的,蛇人分真蛇人和假蛇人。
真正的蛇人族,恐怕数量相当稀少,这整个月球上还会不会存在第二个还不一定。
至于假蛇人,他们都是拜真蛇人所赐,是被制造出来的蛇人奴仆,根本算不上是蛇人。称为变异人,可能还会更加贴切一点。
至于羽族和麝人族……
‘麝人族很排外,不好接触。羽族相对而言要好一些。’
想到这,他记起了上次来月星所邂逅的那个羽族女孩伊娃·戴娜。
‘若能找到她,或许可以通过她的关系去看一看羽族的典籍。’
‘不过,若去羽族,时间上就有点不够了。’
距离返航的时间,只有2天了,2天里,他需要去找到羽族的驻扎点,还需要找到伊娃·戴娜,这都是很费时间的。想了想,也只能放弃,留待下次再来。
他总觉得自己这一次不是最后一次来月星,以后绝对还会再来。
原地休整了2日,黛绮丝、戴汐娜、希莎尔三女对于要去地球,心中也相当期待。
但期待的背后,也有一种对故土的不舍。
“盖伦先生,我们以后还能再回来吗?”黛绮丝问,目光遥遥地向着精灵谷方向望了望。
戴汐娜和希莎尔也一同用着闪亮的“卡姿兰大眼睛”看着他。
“会回来的,一定。”陈靖点点头。
就算不为其他,为了元素液,也是要回来的。
因为凭借那颗珠子,他可不觉得能一直养得起这3个女精灵。
这一次回去,他要将天域给完全掌握下来。只要做到了这一点,以后再来月星,那就跟长途旅行一样,想走随时能走。
“盖伦先生,你快看,那边似乎开始发光了。”希莎尔忽然注意到荒凉的沙地上,竟然有一点点的光斑在沙尘下面隐隐出现了。
陈靖站了起来,朝发光的位置看了看,点了下头:“终于来了,看来天域的那些老东西还是很准时的。黛绮丝、希莎尔、戴汐娜,你们三个做好准备,我们要马上返航了。”
“嗯。”3女一起点头,对那遥远地看起来比月球庞大了很多的地球相当期待。
按照陈靖的安排,让她们三个先进入了画卷空间。
经过空间隧道的感觉,可相当不好受,而且为了避免她们害怕,还是待在画卷空间里比较好。
“亲爱的盖伦先生,你那位女朋友没事吧?”希莎尔在画里传音出来。
在画卷空间里的水池里,小环浑身发白,跟起泡了一样。
陈靖也进去看过,知道她问题不大:“她没事,只是要短暂的进入休眠,可能近段时间都醒不来。”
“她的身上,总让人感觉有一股蛇人的气息。”戴汐娜说道。
陈靖笑了一下,小环是条蛇,大概蛇类的气息都差不多,因此才会让她们觉得像蛇人。
“她可不是蛇人,她只是一条蛇,而且现在也不叫蛇了,叫蛟,再进化一次的话,那她可就是龙了,到时候她就是龙女,比蛇人可要漂亮多了。”陈靖解释道。
知道小环没事后,三女也没多问什么了。
眼看着传送阵法越来越亮,陈靖也终于跨步走进其中。
‘这次小环还在昏迷,倒是没办法给我注入毒素了,回去这一波,得要我自己用毅力来扛了。’
思嫁
未过多时,阵法光芒大振。
最后一股光波覆盖之后,陈靖就被一股熟悉的吸力给吞噬了进去。
接着,他就看到了自己飘进了一个黑暗的空间隧道。
‘连通于两个星球之间的传送通道,这即便是古代的天域大能,也绝对没有这个能力。这个阵法,应该是远古蛇人留下的。’
根据他目前所知道的一切,大概可以判断出,蛇人最开始来的地方是月球,然后再从月球赶赴了地球。
传送的过程头晕脑胀,没有小环的蛇毒麻醉,陈靖果然有点扛不住。
2天后,他忍不住还是呕吐了。
到第三天,他浑身上下已经是脏兮兮一片。
等到传送结束,他化成一道光,坠落在天域的三足天广场。
‘终于回来了!’
待他睁开眼后,看到的是一张张熟悉的脸庞。
有蜀山的白石敬,白诚鹏。
瑶池的瑶池老母。
昆仑的秦天海、赵天鸿。
除了他们这几个主要的核心人物之外,其余者陈靖也未多去关注。
秦天海见他是第一个回来,脸上立刻是露出了欣慰之笑,也不管他是否受伤,直接就丢了颗金莲子过去。
“什么话也不必说,先服下这颗丹药,恢复一下。”秦天海安抚着他。
到底是把他当成儿子了,对待这唯一的儿子,果然是很关照。
陈靖也不客气,作势吞了下去,实则含在嘴里,准备留着备用。
金莲子太宝贵了,他身上的存货去了次月星几乎消耗光了。
相对于秦天海的高兴,蜀山的白石敬就有点不高兴了。
包括瑶池老母,其表情也渐渐显得有点沉重。
因为陈靖出现后,他们只随便扫了一眼,就继续等待其他人的降临。
陈靖回不回来,他们不在乎,他们只在乎自己那一脉的人是否能活着回来。
然而,他们左等右等,一直等到陈靖原地调息了一个大周天之后,都没等到其他人出现。
瑶池老母尚且还沉得住气,没说什么话。
蜀山的苍松道人白石敬有点忍不住了,就问了起来:“秦枭,我来问你,其他人呢?”
上次月行计划结束,回来的只有秦枭一人。
这次月行计划结束,回来的仍旧只有秦枭一人。
陈靖闻言,微微耸肩:“你问我,我问谁去?”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